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副作用

被娘帶去了臺安,其實不需要看我也知道是什麼在作祟。憂鬱症。復發。醫院一直是我討厭去的地方,去太多次,見得太多。本來連一句話也不願意說的。但對方淺淺笑著,說要是不說明白就不能幫助妳了。
她問我最近發生什麼,我開開口卻什麼都發不出。
所剩無幾的言語瀕臨死亡。

從小學我就知道自己不快樂。娘曾經帶我上過一門課,教導孩子如何表達自己的意見。課程甚至讓我們拿著問卷在街頭訪問。老師要我們寫下自己的願望,自己想成為什麼,用現在進行式表達。我對著白紙發楞,回神時已經寫下「我是個快樂的人」。
要怎麼才能快樂。
笑這種事誰都辦得到。我笑了就表示我快樂?那麼快樂也只不過是牽動嘴部肌肉的小小意志罷了。同學苦笑著無法置信的「有那麼嚴重嗎?」和「妳在開玩笑吧」的眼神,讓我在那種地方也只能笑而已了。

十天的噩夢是現實中的憤怒。她說我淺意識對發生的種種感到憤怒,但一直沒有發洩出來,不斷累積,最後就由夢境反映出來。我對什麼感到憤怒?鄰座同學沒有考大學的意念而整天睡覺講手機傳簡訊梳頭髮睡覺傳簡訊不斷循環?娘對我的言語只擷取隻言片語最終把意思扭曲?爹地的           ?我殺了他們是因為我對他們感到憤怒?離我這麼近,跟我這麼親的人。
我想我是對這個世界感到憤怒。自己卻怎樣也跨不出腳步。

「這陣子我是不能幫妳了,等過了這個月,妳想說什麼我都聽,妳想做什麼我都陪妳,就像以前一樣,我們三個一起。順便去看場電影吧,之前約好的別忘了。」他寄這封短信只花了一分鐘。我只能佩服得五體投地。過去三匹野獸已經少了一隻。他在向前邁步時我還留在原地挖掘你殘留下來的痕跡。

我覺得能若無其事向別人提起你的自己很可怕。
但我並非不在乎。只是想讓更多人知道你的存在,和那個曾經擁有一切的自己。

其實我一直一直無法原諒那些害死你們的人。
我寧願日日夜夜夢見自己虐殺他們。也不要什麼都做不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